色彩南院分享网

2021中国抛售美债1400亿

中国抛售美债会给美国造成什么影响?

影响不是很大,因为美国一直在发新zj;今年美国财政赤字将达 3.3万亿美元,一直在印钞票,让全世界分担债务。

为什么4万亿美国国债,一旦中国抛售这些美债,那么美国就彻底完蛋了

打一个比喻你就知道了。我国买美国4万亿国债,如果把钱抽回来,美国怎么样,肯定完蛋。

今天的新闻说了,中国还持有140亿美债,有人说:如果打仗,美元将随时抛售。请问:抛出去后谁最吃亏?

我们

为什么中国抛售美债美国给中国什么?

美国对中国持有的美元基本让我们限制在买美国国债或者房地产,不让我们购买技术跟他们的公司,你说这能有啥好处,倒是美国经常发美元对冲我们手中的美元

中国抛售美国国债

直接掐住他老二 —— 美元,让他今后没能力对中国下手。
目前的自由经济上,金钱是自由流动的,从一个地区或者国家之间逐利流动。如果中国一旦短时间大量抛售美国国债,会让其收益率瞬间成为废纸,使的逐利的资本,不会购买它国债,战争打的就是金钱,所以就借不到钱,自然战争就不会发生,甚至自己哑火。
也会直接间接摧毁美国内部的经济,中国大量买美国国债,一个是求收益安全,二是求战略牵制。你可以看历史,任何一次强国交接,都爆发过战争,中国和美国是一定会发生的,但是中国有这一手,美国就不敢动中国,美国是很明白这一点的。但是很多人胡乱批评,我认为是一些不懂行的人或者知名经济学家瞎叫,不用理睬。这是给中国买保险,当然这是互相斗狠,但是美国亏的大,你看中国国债目前才5000亿,中国人研究很透,很精明。
中国从改革开放时,处处被动,处处吃亏,只能隐忍,因为实力。现在中国和美国是互有利益诉求,甚至美国是占下风的,所以最近我们国家敢接伊朗的石油开发、敢给朝鲜担保安全、可以在世界经济上有一股势力、可以帮助巴基斯坦对美国说不、可以让欧洲对美国说不、可以让澳大利亚把中国当真正的主子、虽然西方从骨子里对中国异样眼光,跟美国一起打压中国,但是在内心深处,他们很明白我们的重要性,我们是他们的金主。
目前,在东亚南亚处处发生挑衅中国,小国都是棋子,真正的背后是美国,他要从返亚洲,要树立矛盾,所以才能进入,我们国家看的很明白,只是平缓的反应,练手俄罗斯嘲讽他们,做的很靓,现在还不是出头时机,要忍,等到2050年,能和美国平起平坐的时候,那时候世界情况就不一样了。
我们大家都要努力学习,为国分忧。

中国库存美国国债多少

泷田洋一:有些国家增持了美国国债,较为突出的是比利时,持有额从2017年8月底的969亿美元……

在2018年年初的美国国债市场,一个熟悉的问题再次出现。中国是否将减持以外汇储备形式持有的美国国债?有美国媒体报道称“中国将讨论减持”,而中国政府则予以否认。实际情况如何呢?

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的情况可以通过美国财政部的统计了解,其数据显示2017年8月底的1.2005万亿美元是近期的顶峰。

9月、10月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略微低于这一水平。10月底的持有额为1.1892万亿美元,比8月底减少113亿美元。

要说作为本钱的外汇储备是否在减少,答案是并非如此。2017年,中国的外汇储备保持稳步增加态势。2017年底的外汇储备达到3.1399万亿美元,比2016年底增加1294亿美元。

即使是美国国债持有额减少的8月底至10月底,中国的外汇储备也增加了177亿美元。虽然外汇储备正在增加,但美国国债持有额却在减少。金融相关人士了解这一事实,对于美国通讯社的报道,以抛售美国国债作出反应。

实际上,有些国家增持了美国国债。其中较为突出的是比利时,其美国国债持有额从2017年8月底的969亿美元增加至10月底的1160亿美元,2个月内增加了191亿美元。金额与中国持有额的减少接近,这并非偶然。国际证券保管结算机构欧洲清算中心 (Euro—clear)正是位于比利时。

中央银行等金融机构持有的美国国债大多存放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托管(保护存款)账户里。假设2017年秋季中国将自身持有的美国国债的一部分转移至欧洲清算中心,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中国的持有额减少与比利时的持有额增加同时发生一事,就变得符合逻辑了。通过欧洲清算中心持有美国国债,或许是因为中国不希望自己出面。

中国政府针对美国通讯社报道作出的说明值得玩味。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表示,“该消息有可能引用了错误的信息来源,也有可能是假消息”,在此基础上称,“外汇储备对美国国债的投资是市场行为,根据市场状况和投资需要进行专业化管理”。

即使中国为对抗特朗普政权的保护主义而动用美国国债这个武器,中国也已经大量持有美国国债。如果大张旗鼓宣布抛售,会引发美国国债行情下跌,中国自身也将蒙受巨额资本损失(Capital Loss)。

当然,中国政府使用“市场行为”和“市场状况和投资需要”等措辞,并未否定减持美国国债的可能性。即使采取行动,可能也是利用欧洲清算中心等的不显眼的交易。

尽管如此,2018年年初以后的美国国债市场对利空因素很敏感。由于超长期国债的买入额减少,日本银行的货币宽松微调开始被意识到,同时欧洲中央银行(ECB)的理事会会议要点暗示出,加息或早于市场预期。由于来自海外的影响,美国的长期利率将更易面临上升压力。

与此同时,2017年底确定的特朗普减税方案导致的美国财政赤字扩大,对zj市场构成重压。随着减税和财政支出增加,财政赤字将会扩大,但据悉在美国政治的舞台上仍缺乏警惕感。

美国已出现削减财政赤字的动力减弱情况,同时由于2018年11月面临中期选举,财政支出增加的压力也容易发挥作用。不仅是共和党偏爱的国防费增加,为获得民主党的合作,其他方面的财政支出也面临增加局面。

美国处于充分就业情况下。如果财政方面持续慷慨撒钱,并保持放松金融的水龙头,会导致未来的通货膨胀压力增大。甚至连被视为鸽派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杜德利都开始发出这种警告。美国国债利率上升显示出“zj义和团”(bond market vigilantes,指由于不满政府货币或财政政策推升通胀压力,于是罢买国债,迫使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侵蚀政府融资能力的债市投资者)已开始行动。美元汇率势必遭遇下行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