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南院分享网

华夏幸福地产排名2020

2020年中国房地产最贵的城市?

北上广深香港,到处都贵

2020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500强测评榜单公布了吗?富力地产有上榜吗?

在2016年中国房地产500强测评中,融创中国名列综合实力第七,综合发展能力第五。

2020年地产最新排名是怎么样的?

2020中国房企500强榜单前十强,恒大继续蝉联第一,碧桂园上升一位至第二,万科排名第三。融创、中海、保利、龙湖、新城、华润和富力分列四到十位,中海名次相比上年提升了一位,十强房企排名整体较为稳定。

区域分布显示,华东、华南与华北三区企业数量占比为72.0%;西部地区继2019年之后占比继续提升,发展势头良好。

从规模分析来看,500强企业总销售规模超过了10万亿。千亿企业扩容到了34家。500强总资产均值是711亿元,同比增长了17.9%,但是增速比上一年回落了8.33%。销售规模及总资产依旧增长,但是增速放缓。

2020房地产品牌价值最高的是哪个企业?

按照房地产行业年报来讲,2020年房地产品牌价值最高的是碧桂园

曾经的房地产巨头华夏幸福居然要破产了,是什么原因导致其破产的?

这几日,资本市场出现了多则重磅消息,5000亿的房地产巨头河北华夏幸福要破产重组,该消息也是喧嚣尘上,目前来看大概率是要破产了,其破产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债务危机爆发,资金链断裂,企业无法兑付到期债权,就跟当初的华晨汽车一样。曾经辉煌一时的房地产巨头即将进入债务重组整合阶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今天小编就给大家理一理这其中的关节。

一、破产传闻传出始末。

从去年12月份开始,坊间就陆续有消息传出,华夏幸福尝试引入华润集团,今年1月初又试图引入河北城投集团,彼时华夏幸福的资金已经出现大问题。1月中旬,华夏幸福zj和股票都出现了大幅波动,立马引起市场围观和警惕。消息一出,华夏幸福的股价创下6年来最低点。2月1日华夏幸福召开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参会人员包括、央行、银保监会以及证监会相关领导和河北省相关部门领导,此事基本已经实锤。


二、华夏幸福为何走到这一步?

华夏幸福作为以前的房地产龙头企业,巅峰时期的发展非常不错,虽然无法与万科、华润等巨无霸相比,但也是在全国教的出号来的大型房地产企业。前些年其发展一直很顺畅,每年的销售额都超过20%的速度增长,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但是从2017年开始,华夏幸福开始寻求转型,从商业地产的主业开始转向产业新城和产业小镇,靠着PPT模式去融资的“非典型房企”,留下了一地鸡毛,没有几个成功的项目,从而资金链破裂。

三、事情未来进展。

目前最大的问题的华夏幸福的两支违约zj的兑付,在河北省的协调支持下向市场兑现,另外平安可能将会全面控制华夏幸福的局面,引入华润集团的资金。已经确认债务重组,以期能保留华夏幸福的牌子,避免引起资本市场更大的动荡。

从一家赫赫有名的房企,如今濒临破产重组,华夏幸福转型失败的教训告诉我们,企业的资金安全重中之重,资金链断裂就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坍塌的速度超出想象。目前已经有国家和地方政府部门开始牵头重整债务,华夏幸福未来还有可能继续在市场上叱咤风云么?让我们拭目以待。

华夏幸福发布债务违约公告,华夏幸福究竟是如何欠下52亿债务的?

“公司目前货B基金200多亿均受限,资金枯竭。环京地区价量齐跌,公司错判形势,造成严重后果,希望债权人同舟共济,共渡难关。”

1、承认暴雷,王文学道歉

华夏幸福发公告首度承认暴雷,债务逾期本息合计高达52.55亿元,涉及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债务形式。

虽然财报上白纸黑字写着货B资金有足足386个亿,实际上可动用的,只有8个亿而已,远远不够。

更糟糕的是,这50多亿只是个开始。

债务危机可能引发的破产风险,一触即发。

为此,华夏幸福债权人委员会已经组建,并召开第一次会议,以线上线下连线的方式在北京、廊坊、上海、深圳组织了六个会场。

除了逾200家债权人,参会的还有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银保监会、证监会相关部门人士以及河北省、廊坊市的政府官员。

在会议上,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向债权人道歉,强调由于错判环京地产形势、激进扩张又叠加疫情冲击,导致公司出现当前的局面,个人十分愧疚、无地自容,并表态华夏幸福坚决不逃废债

2、错判环京,三条红线全中

王文学,有“环京霸主”之称。其麾下的华夏幸福,也在2016年实现了1200多亿的销售额,跻身“千亿倶乐部”,一度迈进全国房企top10行列。

2017年开始,环北京地区的廊坊、张家口、保定等多地出台“限购令”,三年限购门槛直接将投资客炒房打压下去,刚需也因资格问题被挡在门外。环京楼市急转直下,成交量价,均断崖式下跌。

期间,重仓环京的炒房客很惨,重仓环京的房企,华夏幸福更惨。

为了扭转乾坤,华夏幸福开始疯狂异地扩张,这一年华夏幸福新增签署产业新城和产业小镇PPP项目协议21个,其中20个来自于非京津冀区域。

扩张中的华夏幸福,负债规模不断攀升。到了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扣除预收账款后总债务余额约为2900亿,已逼近3000亿大关

大幅举债,周转下降的结果,就是债务压力越来越大,华夏幸福只好寻求外部援助。

2018年和2019年,中国平安两度充当白骑士,前后共花了180亿入局华夏幸福。双方还签了对赌协议,约定华夏幸福在18-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14.1亿元、144.8亿元以及180亿元,否则就得支付巨额赔偿。

没想到,不到半年,又遇到了新冠疫情,使得公司既定经营计划几经中断。随后,2020年出炉的三道红线,以及环京疫情反复,又给了本就风雨飘摇的华夏幸福两大重击。

3、被牢牢套住的金主爸爸们——华夏幸福拟成立债委会,由工行和平安牵头

1月28日,据REDD消息称,华夏幸福拟成立债委会,由最大的债权人工行和平安牵头,而昨天曝出的消息是华夏幸福正在与顾问进行磋商,以制定庭外债务重组建议。

据REDD消息,华夏幸福计划建立一个由其最大的两个债权人中国平安和工商银行牵头的债委会。债委会还将包括其他三个金融机构,并将于2月1日正式成立,以解决该公司的债务问题。

报道称,成立委员会的决定是由华夏幸福工作小组上周做出的;有监管部门上周排除了公司破产的可能性,要求其偿还其债务,除非该公司无力偿债。